摘要:

退却苏联

问:卢老说说你们退到苏联的事

答:雷炎在海伦那次战斗牺牲后,我就给高继贤当警卫员,19407月在海伦西南新立屯我们部队在玉米地里隐蔽时被一名妇女发现,她回去报告县警察大队来了200多伪警察,把我们包围了,这次战斗中高继贤也牺牲了。在九支队给郭铁坚当警卫员,后来实在不行了就都去了苏联,到苏联修整。我们去苏联在萝北过的界,是于天放、张光迪带我们14个人过去的,有个姓林的交通员,江边间隔50米就一个日本鬼子的碉堡,200多米的江面上都是白雪,我们每个人都蒙一个白床单在雪地里爬,过了中心线日本鬼子就发现了,开始打枪,到了苏联界日本鬼子也不敢老打枪,这时苏联的100多条狼狗就把我们围起来了,苏联的部队出来后把我们的枪都下了,都挨个搜身,把我们关到边防的一栋房子里,吃的面包(大列巴)就着大马哈咸鱼坯子,喝开水,大小便都不许出来,在这呆了一个多月,身上都长满了虱子和虮子。有一天一个个的对名单,都是女的给我们扒衣服,把身上有毛的地方全给刮了,喷上香水,发衣服帽子是带尖的。用带篷的汽车把我们运到火车站,坐火车到了哈巴(伯力),有用篷车把我们送到野营,南、北两个野营,也叫AB野营,周保中、金策、冯仲云、崔庸健都在这里。42年成立成立88旅,开始叫教导旅,周保中是旅长,李兆麟是副旅长,冯仲云是政委。抗联共四个营,一营营长是金日成,二营营长是王效明,三营营长王明贵,四营营长姜信泰,还有通讯处于保河是通讯处长,青年团书记是王一知。

在苏联张寿、金策、冯仲云把赵尚志杀祁致中的事都汇报给周保中。在这呆了一年多,一个苏联老太太伺候我们。于天放准备带小分队回国,张寿就不让我回去,叫一个岁数大的王德和于天放回去,叫我到北野营王德那个班当班长。授了我一个少尉军衔。当时有个苏联人叫杨林的专门管训练。

问:卢老你说一下88旅的文化生活

答:88旅除正常的各种训练还经常搞一些泅渡比赛,泅渡乌苏里江,四个营每个营出一名队员,一营的是金振荣朝鲜人,二营是刁翎的吴长文,三营的是我,四营的是张祥。

在苏联野营晚上有电灯,礼拜天经常跳舞看电影,苏联有这个习惯,我们有个半地下的俱乐部,俱乐部礼堂的味道都呛鼻子,都是苏联女人用的香水味。

问:卢老北野营有没有抗联墓地

答:这个我不知道,我是没看见。

问:在野营种过地吗

答:年年种地,主要是种些蔬菜,有黄瓜、土豆什么的用来改善生活。

问:有个刘玉权你认识吗

答:有哇!刘玉权比我大,是周保中的警卫员,他如果活着快100岁了。我是抗联里岁数最小的都92岁了,他要活着那得多大岁数了?

问:有没有留在苏联的

答:有,季青、柴世荣他们就在苏联生活了。他们都是军级干部,把他们放到南野营了,43年柴世荣执行任务时牺牲在苏联,季青在苏联肃反被判刑后来回国。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