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回到祖国接收东北

问:你们是什么时候从苏联88旅回国的?卢老面对军功章的回忆

答:在苏联的88旅返回祖过的日子是永远难忘的日子,苏联终于对日本宣战。撤到苏联去的抗联战士们都是摩拳擦掌,因为抗联战士在苏联也从没有间断对东北的日本关东军进行小部队侦察,掌握他们很多的军事重地地形和兵力分布情况。194589日发起总攻前,在苏联周保中、张寿、冯仲云他们就对抗联人员分配好,谁到哪配合哪个苏联正规部队,在哪过江,包括对地方政府的接收,安排的非常细致。记得分三批回到东北,还有小分队坐飞机跳伞回来的,我们是8月份从黑河回来的,随格勒瓦这个师打到佳木斯的通河。

开始旅部安排时,把我安排到富锦我的老家任警备副司令,我有想法不能回到我们县,因为我的八叔就是给日本人干特务的,还有些亲属,杀不杀?工作不好开展,我就到旅部说了这些想法。张寿说我说的对,就这样叫我去了通河当警备副司令,司令是苏联人叫格勒瓦诺夫,还有周翻译、杨翻译、陈翻译。

冯仲云就给我说:到通河找一个外号叫孙四爷的,叫孙泽廷是商会会长,那里的木营都归他管,他是我们的内线,是地下工作者,到那开展工作可以找他帮你。

到通河后特别忙,日本很快投降,但土匪、地痞、国民党特务还是总来找麻烦。

问:有没有苏联兵强奸民女的事?

答:有!在通河我就处理了一起。这些兵素质特别低,据说苏联和德国战争结束兵源不足,又和日本宣战苏联把一些监狱的犯人都放出来到部队,这些人经常干抢东西强奸妇女的事。

19458月我们到通河以后,有张景峰、白凤林(死到哈尔滨)、李桂林。一天我在司令部接到报告说:学校一个女老师叫姜大姑娘的被四个苏联兵给轮奸了,大出血送到医院去了,有个姓甄的院长给治呢。我带着一个排就去了,在部队里找出来这四个人,开会要镇压。格勒瓦不同意,就把他们关到厕所里,懂得嗷嗷直叫(音 葛碧丹、葛碧丹,放了我的意思)。我就给上级汇报让翻译给朱可夫写信,后来回信同意枪毙一个主要的,苏联人要求还要立一块碑说是摔死的,现在通河公园里还有这块碑,实际是强奸妇女被枪毙的苏军战士。

问:到通河找到孙四爷了吗?

答:我到通河后就安排人找孙四爷,家找到了孙四爷没有音信,据说孙四爷已经牺牲了,不过他的家人还在,他两个老婆大老婆没有后,小老婆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女儿叫孙红霞20多岁很漂亮,冯仲云到龙江当省长给他家发的烈士证,还介绍孙红霞嫁给我,给我生了两个儿子三个女儿,已经去世了。戎装夫妇合影

问:说说土匪的活动情况。

答:在通河我当警备副司令时,我三大爷从延寿老家跑到通河找我,说有100多土匪要投诚,叫我接收。是伪满警察署的土匪于平新联系的,我和白风云林的,在接受的时候他们设套就把我给抓起来了,押到通河监狱砸上18斤的脚镣子,还有方正的县长也抓到通河押起来了。多亏了我老岳母跑道苏军司令部,带了一个排把这里押着的20多人都救出来,把我们送到吴长文那。后来高文山在通河组织了一千多人的队伍,八路军359旅来了,把他们都打垮了。

这以后我就到依兰县大队当大队长,抗联的叛徒李华堂、谢文东开始打依兰,苏联人都骑着马跑到佳木斯去了,我和警卫员换了衣服装作马夫跑出去了,黄县长也跑出去了,三天后苏联的大部队增派飞机、汽车、马车打回来,一天就把他们打跑了。岳母的留念

问:说说你参加四野的事。

答:日军投降以后,359旅和一纵万毅的部队在佳木斯,万毅是总队长后来是李天佑。戴鸿斌听说冯仲云到了沈阳,就带着他在抗联12支队打肇州丰乐银行时拿走的10多斤黄金找到冯仲云,冯仲云是老首长,看他都有孩子了,还给他一个支队长干。

我被分到四野师部的侦察队当副队长,我们打的第一个胜仗是打吉林的秋水河子。东北民主联军都编到四野,四野发展的这么快主要是抗联的基础,四野是很能打硬仗的队伍。后来我就到独立八师四七九团当营长,参加的打长春、沈阳和天津就是辽沈战役和平津战役,我现在保留一件在辽沈战役打唐家窝棚时,缴的国民党新一军副军长的外衣。缴获新一军副军长的美式大衣

打辽沈战役打天津马克正,张祥在489团,马克正是团长,张祥是副团长,马克正在一次检查时踩上地雷炸死了。我当时在791团一营营长,都是独八师,后来编到47160师。后来47军南下打南阳,国军士兵把馒头串起来让我们看,在南阳进城都拼刺刀了,打完后没打扫战场,接着就打宋希濂的部队到湖北宜昌,一直撵到四川万县,部队接到命令回宜昌,进湖南湘西剿匪。剿匪后就把我留到空军,退休后享受正师待遇。在广州参加劳动当年离别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