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各位博友 :

大家好!因为老伴患病需陪护治疗,很长时间没有和大家交流,五月份有幸《东北抗联》电视剧组去了一趟俄罗斯远东,88旅南北野营遗址,六十八年前我们的抗联先辈们参加对日反攻和接收东北离开这里就很少有人涉足这里,本次远东行结识了一些抗联后代,拍摄了一些遗址遗物及资料图片,根据亲身体会和一些资料整理本片拙文和大家共享,如有出入本人愿和诸位探讨,应以尊重历史为己任。 



                                                           (一)东宁出境



        2013年5月13日下午,当我们一行21人组成的“缅怀之旅”代表团来到距哈巴罗夫斯克70多公里的费雅斯克村时,这里正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村中的小道上看不到行人,整个村子静的出奇。我们此行的目的是采访一个年近八旬的老人,他叫卡拉伏阔夫·安娜托里·格欧里耶维奇,是这个村子里仅存的几位见证了当年88旅在此训练生活情况的人。格欧里耶维奇的家是一座简陋斑驳的俄式院落,我们叫了许久的门也无人应答,正当我们一筹莫展的时候,老人好心的邻居帮助我们进到院子里把门打开,见到了老人的夫人,得知格欧里耶维奇已于不久前离开了人世。5月14日是俄罗斯的清明节,这一家人还沉浸在悲痛之中,我们和老人的夫人在院里简单交流了一会,留下一些礼品离开了这里。

        返回住地的路上,我们沿着山村小道远眺阿穆尔河,听领队李海英和在此留学的大连籍女孩小刁介绍这里的风土人情。途径一个院子的时候,一位俄罗斯中年妇女听说我们在探寻88旅的情况,就主动和我们介绍说她的丈夫在这个小村子生活了几十年,知道一些有关88旅情况。随后这位热情的妇女到屋内叫出她的丈夫。令我们颇为诧异的是,在这个土生土长的俄罗斯男人的记忆里,竟然只知道朝鲜的金日成来过这个村子,不知道有中国人来过。 我背着相机站在《东北抗联》剧组和部分抗联后代寻找见证人的队伍里,听闻这一席话后不禁心生感慨,想当年我们几千人的东北抗联队伍为了保存抗日力量来到前苏联,被编入苏联红军第88旅,偌大的中国军团寥寥无闻,留给当地人的记忆竟然不及彼时只是一个营长的金日成。朝鲜可以把这段历史留存在世,我们为什么没有详实的历史记录和宣传报道呢?抗联队伍到俄罗斯后是如何训练、生活,如何侦察作战解放东北的,有多少中国人知道这段历史呢?就算这次同行的周伟大姐(周保中之女)在哈巴出生后曾在88旅、远东司令部幼儿园生活过三年,1945年在88旅出生的张卓亚大姐(李兆麟之女),她们离开这里,回国后六十八年也是第一次回来,寻找儿时的感觉。我们这个代表团的很多人而言,这次探访之旅都是一次迟来的访问。

        我能参加这次远东踏访活动多亏黑龙江省党史办宣传处张洪兴的帮助,其实我和他一样都与抗联不沾边,既不是后代也不是亲朋。他的工作是研究党史和抗联精神,他的巨著《东北抗联精神》及50余篇文章已和读者见面,因为对抗联史的研究我们相识数年,共同的爱好,使我们成为好友。我作为一个抗日历史研究的爱好者参加这次活动,属于编外性质的个人行为,费用自理。

        “缅怀之旅”代表团中,有吉林卫视《东北抗联》记录片摄制组3人,北京抗联后代包括来自北京、沈阳、武汉14人,哈尔滨、大庆共4人。这些人大多都已到花甲之年,他(她)们为了配合剧组的封镜之作,踏上了父辈们曾经在70多年前走过的路。东北抗联是他(她)们的父辈们历经14年的艰苦战斗,抛头颅洒热血消灭10余万日寇,以几万抗日联军牵制了几十万甚至近百万关东军挥师南下,有力的支持了关内抗日战场。我尊敬他(她)们的父辈们,我更羡慕他(她)们生在这样的革命家庭,为了宣传抗联精神他(她)们都在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情,我很想走近他(她)们,听他(她)们给我讲述父辈的故事。

        2013年5月5日12时,我们一行在哈尔滨诺曼谛酒店和全体团员见面并共进午餐。从这时起我认识了周保中将军的女儿周伟和她的丈夫茅先生,李兆麟将军的女儿张卓亚和她的丈夫王先生,李兆麟将军的孙女李海英(本次活动领队),抗联老战士韩光的女儿韩晓明,王效明前辈的儿子王民,柴世荣前辈的孙女柴娥丽、曾孙柴龙,郭喜发前辈之子郭永强,蒋泽民前辈之子蒋宝理,李范五前辈的儿子李多力、女儿李黎力(北京东北抗联联谊会会长),李东光前辈之女李健英,还有吉林卫视《东北抗联》记录片编导钟晓捷和摄像小宋、小李三人。除领队李海英之外,我们都是第一次到东北抗联考察88旅曾经整训过的军营遗址。

        午餐后,全体团员乘坐租来的一台大巴绕行阿城并与19时到达东宁县。东宁要塞文史研究室主任王宗仁、江玉章到城外收费站迎接这次“远东‘缅怀之旅’”的全体成员。王宗仁来到我们乘坐的大巴上,像一个非常娴熟的导游给我们介绍起东宁的历史:东宁这个在一万多年前就有人类活动的地方,秦汉、南北朝、隋唐都有少数民族在这里生活,清光绪七年在三岔口设招垦局,后改称为招垦总局,后升格为厅。因位于宁古塔东,故称为东宁厅。1913年改东宁厅为东宁县,隶属吉林省延吉道。1933年1月10日日军占领东宁县城(三岔口),1934年东宁县归滨江省辖。1937年划归牡丹江省辖,1939年县城由三岔口迁至小城子(今东宁镇)。

        东宁位于黑龙江省东南部,有170多公里边境与苏联接壤,其中陆路80公里,水路90公里。据苏联重要的海滨城市乌苏里克市64公里,距海参崴164公里,历史上曾是通往沿海边区的重要驿站,也是通往俄罗斯的重要通道。

        从东宁进入俄境没有高山阻挡,便于大兵团作战,所以日军将东宁作为进攻苏联的突破口。日侵时期日本关东军在这边境小镇竟屯兵10余万,并于1934年6月开始修筑了亚洲最大的军事要塞,核心阵地主要分布在距中苏边境3-5公里的高山制高点上。

        随着王宗仁的精彩讲解,我们的车来到入住的酒店。鉴于我们这个21人的考察团中既有有《东北抗联》剧组,还有重量级抗联的后代,东宁县政府、旅游局和党史部门予以高度的重视,成立了由孙副县长组成的接待班子,在食宿参观等个方面给予了很多关照。

        2013年5月6日中午,考察团在东宁国际客运站乘车到东宁海关出关。东宁县旅游局宋局长、王宗仁主任陪同大家来到中俄边境一个叫“团山子”的抗联遗址。王宗仁介绍:我们看到的团山子在清末时期只有20几家农户居住,民国时期(1912-1933)发展到46户。东宁沦陷后团山子农户逐渐减少,1935年9月,日伪实行“集团部落”后,日伪留有3户,而这3户都与伪县政府有关系。后来全哲山(朝鲜人,会讲流利的汉话)将其开辟为地下通道,这3户人家拿着伪县政府的工资而都为抗联办事。抗联领导杨松、刘汉兴(陈龙)、金日成、周保中、范德林,王一知、吕英俊、刘雁来、刘义权等都是经这条通道出入境的,而一直延续到1945年。解放后一孙姓地主被镇压,其后代和另两户远逃他乡。

        在这里大家非常兴奋,拍摄完合影,每个人都在团山子前和界河边拍照留念。之后大家又乘车来到东宁勋山要塞,我在2005年和2007年曾两次来到这里采访,拍摄到当年的劳工郭庆士老人,被日本关东军掳来的朝鲜籍慰安妇李凤兰、金淑兰等历史的见证者。大家来到勋山要塞前,宽敞的纪念广场,威严的要塞纪念馆,挺立在广场中间的纪念碑和苏联红军纪念雕像都激起了参观者对68年前那段历史的探究兴趣。

                                          王宗仁在为大家讲述东宁的历史沿革



                                                          团山子遗址

                                                       团山子前的合影
        据史料记载: 东宁要塞位于黑龙江省东南部边陲,地处中国、俄罗斯、朝鲜三国交汇地带。地理坐标为北纬43°25′,东经130°20′。东宁县境辖的国境线长147公里(其中水界99公里,陆界48公里),与俄罗斯的滨海边疆区接壤,距俄罗斯远东最大港口城市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153 公里,距滨海边疆区最大的列车编组站和重工业基地乌苏里斯克55公里。是东方国家从陆地通往欧洲的门户。

                                                        东宁要塞
1.战略地位:东宁要塞由国境线、铁路线和自然形成的峡谷线构成了三线一体的军事要冲,与俄罗斯仅一山一水之隔,山势险要,地势开阔,隐蔽性强,形成难以通行的天然屏障,是兵家必争之地。是日本关东军进攻苏联的主攻阵地,其战略地位是由它特殊的地理环境所决定,有“东方马其诺防线”之称,战略位置十分重要。
2.战略目标: 日本关东军进攻苏联的战略目标—符拉迪沃斯托克。
  符拉迪沃斯托克是西伯利亚大铁路终点,苏军太平洋海军舰队司令部驻地,被誉为苏联东方的海上大门。东面与日本隔海相望,北面与哈巴罗夫斯克边区为邻,西面和南面分别与中国、朝鲜接壤。边区北边到南端距离为900公里。
俄罗斯的滨海边疆区既是太平洋的门户,又是西伯利亚大铁路与乌苏里斯克铁路交汇点。滨海边疆区的绥芬平原,被日本关东军视为对苏联前哨阵地最理想的战略要地和进攻方向。日本关东军一旦发起攻击,扼制乌苏里斯克铁路的咽喉,即刻切断滨海边疆区与阿穆尔洲的联系,并随即摧毁苏军港符拉迪沃斯托克空军战略基地,解除对日本本土的空袭能力,进而达到占领苏远东之目的。
3. 筑城工程:1934年5月12日,日本关东军司令部下达了“关作命第589号”命令,确定在中苏边境沿线实施“筑城工程”。东宁要塞是关东军参谋长通告(关参--发布—第1153号)重点工程。耗资数亿元,征用大量劳工,共用十二年(1934--1945)分为三期实施。东宁要塞是用中国劳工和战俘的累累白骨堆积修筑而成。
  东宁要塞始建于1934年6月,在北起绥阳镇阎王殿,南至甘河子,正面宽110多公里、纵深50多公里的地域上,修筑了阎王殿要塞、北天山要塞、南天山要塞、眼睛山要塞、要山要塞、一贯山要塞、孖达山要塞、三角山要塞、勾玉山要塞、密德山要塞、勋山要塞、出丸山要塞、朝日山要塞、胜哄山要塞、荣山要塞、母鹿山要塞、甘河子要塞等十多处构成了------东宁要塞群。东宁要塞分布广、工事规模大、军事设施全、防御坚固、攻击力强,日本关东军把东宁要塞群体系称之为“东满永久要塞”,将东宁要塞群命名为“第一国境守备队”,号称 “东方马其诺防线”就是从这里开始修筑的 。
  东宁要塞群是日本帝国主义在中苏边境修筑的17处庞大的军事筑垒中最大的一处。在每处筑垒的地上地下工事都是用钢筋混凝土浇筑,地下工事设置有指挥所、通讯室、屯兵室、伙房、浴池、粮库、弹药库、发电所等,并有竖井直通山顶观测所、通风口和反击口等通道。地下工事中有许多处同地面暗堡相通,构成地下地上交叉火力网。在主阵地的地下地上又构成三角形作战区域,在制高点构筑的工事、堑壕、交通壕,相互支援。这些筑垒都是沿山脉的走向构筑,有的筑垒规模之大,将筑垒与公路和铁路相连接,有的将筑垒连接到地面集结的营地,有的将筑垒连接到支撑点,将由点式变为线式,由线式变为面式,将国境沿线的各个支撑点连为一体,又构成了强有力的火力网,有的则将庞大的筑垒阵地分为上、中、下三层,最深处达800多米,四通八达。
  在作战区—保障区—支援区约60多公里区域内,成梯次排列大量军事设施,设有野战阵地45处,永久工事400多个,野战弹药库84个,多道反坦克壕。永备火力发射点402处,土木质火力发射点511处,指挥所和观察所111处,永久性掩蔽部100处,钢帽堡4处,火炮发射阵地79处,永备地下军火库79栋,露天军火仓库235个,野战飞机场10个(其中着落场4个),形成了对苏作战一体化。
  日本关东军为保障区域内的机动作战,修筑公路1100多公里和400多公里铁路,修筑大小公路、铁路桥梁100多座,公路连接左翼第二国境守备阵地(绥芬河),右翼连接第九国境守备阵地(五家子),西线铁路连接中东铁路,东线铁路连接图们,形成了前后支援的保障体系。
  4.军事部署:日本关东军依托筑垒阵地对苏联进行筑城防御,随于1934年—1941年在东宁迅疾建立三线部署的大型军事基地。第一线为作战区:即在国境沿线修筑一系列军事筑垒,用于进攻和掩护后续部队;第二线为保障区:即用于后勤补给和策划军事行动,集结与分散;第三线为支援区:即日本开拓团强占农民耕地,用于补充兵员和安置退役军人就业。协助伪政府控制东北人民反“满”抗日,支持军部的侵略政策。即所谓的“北边振兴”计划。对此,日本关东军将筑垒阵地与“北边振兴” 计划形成攻防之势。
5.兵力配备:为达到对苏联战略进攻之目的,东宁要塞的兵力、火力配备极为强大。东宁地区曾屯驻日本关东军野战第3师团东宁支部(联队编制,驻沟玉山),野战第8师团(驻绥阳),野战第12师团(驻新城沟),混成第132旅团(驻缸窑沟);关东军东宁前线防卫司令部,统辖全县的国境监视队、国境守卫队、国境守备队、宪兵队。此外还有陆军医院、军马医院等。在当年仅有3.5万人口的东宁县就驻有日本关东军近10万人。其兵种齐全,有步兵、骑兵、装甲兵、卫生兵、舟桥兵、航空兵、炮兵、汽车兵和工程兵等。
  日本关东军于1939年3月在东宁建立了“第一国境守备队”,将部队布防在绥芬河南北两岸,为其两翼前沿阵地,成钳形以南北两线呈护卫阵势,中间是开阔地带,形成难以通行的天然屏障。
  1941年6月—9月关东军特别大演习,在东宁驻扎的兵力达到鼎盛时期,除步兵常规武器外,重武器配备随即加强。仅在孖达嘛——胜哄山16.5公里的正面上就配备30厘米榴弹炮2门、24厘米榴弹炮2门、野炮18门、10厘米榴弹炮20门、中迫击炮18门、15厘米加农炮8门、37毫米步兵炮390门、九二式步兵炮193门、九二式机关枪363挺、高射炮26门和高射机枪156挺,用于一线阵地的对空防御。
  东宁要塞群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是日本关东军在亚洲构筑的最大军事要塞,是日本关东军遗留下来的重要侵华罪证之一,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史上最大、最长和最后被摧毁的东部正面的军事防线,也是日本关东军在亚洲大陆的最后投降地。
  东宁要塞群是日本侵略者强迫大量中国劳工用鲜血和生命修筑的。在要塞修筑期间,超强度的劳役,非人的待遇致使劳工不断死亡,要塞完工后,绝大多数劳工被折磨致死或集体屠杀,幸存者寥寥无几。当我们走进要塞时,感觉就像是进入了一条历史的长廊,穿行在一条条纵横交错上下连通的巷道里,四周静寂森然的墙壁仿佛写满了劳工们无声的控诉。
        2005年10月18日,东宁要塞历史博物馆及苏联红军烈士纪念碑在出丸山要塞旁落成开放。东宁要塞历史博物馆为一层建筑,分为三个展厅,陈列面积1000平方米,文物展品1500多件。
目前,东宁要塞已成为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全国重要文物保护单位、国家级国防教育基地、国家级4A级景区。每年接待中外游客20万人次,于2008年3月29日向社会免费开放。
        2013年3月,为迎接东宁县诞辰100周年,县委县府决定将博物馆增扩1400平方米并进行第二次布展,在原基础上充实了大量抗日联军斗争史料和苏远东第88旅整训史料,以大量历史照片和珍贵实物让尘封的历史得以重现 。在停车场的正中央,矗立着长60米、高6米的大型群雕,展现了从救国军阻敌进犯—东宁沦陷—劳工暴动—艰难抗联—苏军突击—胜利歼敌—东宁光复的全过程。在和平广场两侧,分别矗立着由伸向天空的双手构成的劳工祭雕塑和寓意白山黑水的抗日英雄魂纪念碑,广场正中央,一名高举刚抢的苏联战士塑像昂首屹立在花团锦簇的苏联红军烈士纪念碑之巅。

                                                                           苏联红军纪念碑

                                       苏联红军战士塑像

前中央军委副主席张万年为东宁要塞题词:“勿忘国耻、强我中华”。
 
                                           张万年题词
原中共中央副主席李德生为要塞题词:“第二次世界大战最后战场纪念碑”。


                                        李德生题词
(待续)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