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二)寻迹乌苏里斯克
        抗联后代虽大都已年近古稀,但个个精神矍铄,心里装着一种赴俄的期盼。在东宁,一行人随着工作人员的安排参观要塞、展厅、留言、合影留念秩序非常井然。用过午餐后,大家或坐车或步行来到东宁国际客运站。在这里须换乘俄罗斯的大巴,才能到达海关,在海关经过繁琐的中、俄边检验关过程,我们进入到俄罗斯境内乌斯里斯克市。事先联系好乌苏里斯克市老战士联谊会来接我们车没有准时到达,在俄方客运站经过短暂的等待后,我们又坐上俄罗斯的大巴驶向55公里之遥的乌苏里斯克市。一路上,广袤的丘陵山地景色吸引着大家的眼球,在向我们展现了这座有着近150年历史的边疆城市独特的风土人情。
       据资料记载:乌苏里斯克是俄罗斯滨海边疆区第二大城市。它始建于1866年,1898年称市。它原属中国,名叫双城子,源于明代。1860年《中俄北京条约》签订后被沙皇俄国割占去,由东西两个小镇组成而得名,东城叫“富尔丹”,西城叫“朱尔根”,相距四里。双城子是中国东北开发较早的城市,在9世纪中期,双城子之地是渤海国的重镇,虞娄靺鞨世居于此。双城子位于乌苏里江中部,是连接伯力和海参崴两战略要地的枢纽,在俄罗斯摆脱蒙古统治后,到十七世纪中叶,扩张到西伯利亚,当时,中国领土包括外兴安岭一带地区,向东直至库页岛。十七世 纪下半叶,俄国雇佣兵哥萨克一再抢掠侵犯中国北方领土,1650-1660年,中国军队将侵占的雅克萨和窜犯松花江口一带的俄国哥萨克击退。 1665年,俄国再次侵占雅克萨,1685年-1686年,中国清王朝的康熙帝下令清军分水陆两路进攻雅克萨,重创俄军,俄国要求和谈并缔结边界条约。1689年,中俄两国代表团在尼布楚举行谈判,签订了《尼布楚条约》。俄国人在双城子东城以土筑城,图谋霸占此城,并伺机以此为据点继续侵略。1860年《中俄北京条约》的签订,清政府将江东的“不毛之地”让予俄方“友邦”。边界向西移,由海边调整到乌苏里江边,千年古镇调整给了俄罗斯。与霸占远东其他中国城市一样,沙皇俄国大批的向此地移民,或许是邻近中国陆地边界的缘故,双城子移民的成分与其他城市不同,哥萨克一直是双城子的移民主体。为加强对这里的控制,沙俄加紧修筑铁路,1893年双城子与海参崴之间的铁路开通。1897年双城子与伯力之间的铁路开通。至此北起中国陆地东北端的伯力,南到海参崴的一道铁路防护网形成,而双城子居于俄国枢纽地位。双城子已经不再属于中国的领土。
        乌苏里斯克市庆日为每年九月份的第二个星期六。1860年根据《中俄北京条约》成为俄国领土。1866年开埠,为纪念东正教圣尼古拉,城市被命名为尼古拉斯克。1898年设尼科利斯克-乌苏里斯基市。1935年改名伏罗希洛夫。1957年改名乌苏里斯克。
        乌苏里斯克市位于滨海边疆区南部的乌苏里—兴凯湖平原南端,是绥芬河、拉科夫加河、苏普提加河的交汇处。人口25万人左右,乌苏里斯克市区南北长约10公里,东西宽约6公里,面积60多平方公里,地势平均海拔30米。从兴凯湖到我国三江平原之间是大面积难以通行的沼泽区,因此,乌苏里斯克市是我国通往远东、太平洋沿岸的重要通道,地理位置很重要,有两条通道可达中国。乌苏里斯克市区以铁路分界分为东西两部分,西部大一些,也比较繁华,党、政、军机关及较大的商店、影剧院都设在这里;城东相对小一些,大多数都是工人住宅区。乌苏里斯克市的工业以食品工业为主,产值约占全市工业总产值的三分之一。该市地处农牧经济区,农业较发达,种植小麦、荞麦,还有少量水稻,蔬菜种植较少。乌苏里斯克市内有3所高等学院、5所中等学校,此外还有119军工厂、111飞机修理厂、坦克制造厂和地雷制造厂等兵工厂,并生产各种军车。文化生活较丰富,卫生条件也很好。乌苏里斯克市是西伯利亚大铁路和中东铁路的交汇处。
        我们住进乌苏里斯克市的一家涉外宾馆,房价为1700卢布(折合人民币340元)。这里与北京有着三小时的时差。大家第商议了二天的行程,又到附近一家比较大的超市采购了一些日常用品和为解放东北而牺牲的苏联红军纪念碑所用的鲜花。

01、为牺牲在中国东北的苏联红军战士准备的鲜花

        2013年5月7日,考察团向乌苏里斯克市苏联红军纪念碑献花,合影留念,参观位于纪念碑一侧的一个小型纪念馆,为纪念卫国战争胜利68周年,馆内布置一新,反映卫国战争的宣传画放到了主要位置。

02、乌苏里斯克市苏联红军纪念碑献花致哀

03、纪念碑前合影

04、鲜花簇拥着纪念碑前的无名火

05、纪念墙上镶刻着为解放东宁与日军作战而牺牲的苏军战士的名单

06、位于纪念碑一侧的纪念馆

07、纪念馆内卫国战争时期的宣传画

08、纪念馆藏苏联红军勋章军功章纪念章
        之后,我们乘车来到乌苏里斯克市老战士协会,这是一栋综合性大楼,老战士协会在二楼。刚刚上任的主席安德列•库尔里科夫在门前迎接来自中国的朋友。他把我们引到并不算宽敞的办公室里,墙的四周都是卫国战争的照片和挂图。首先,他介绍了老战士协会的人员构成以及职能,然后又介绍了卫国战争的概况,大家更为关注的是1945年8月9日苏联红军进攻东北时抗联部队的作用,他讲述了进攻东宁的苏联红军英勇作战情形以及伤亡情况。他的介绍悲壮如诗,听起来可歌可泣。考察团和老战士协会互赠纪念品,一行人拍照留念后结束了这次座谈。

09、乌苏里斯克老战士协会大楼前库尔里科夫主席迎接中国朋友

10、老战士协会主席库尔里科夫讲解苏军对日宣战后解放东宁的情形

11、与老战士协会主席库尔里科夫合影
        安排的非常紧张,我们乘坐乌苏里斯克老战士协会雇好的车辆去寻找抗联88旅南野营遗址。一个乌苏里斯克市非常年轻干练的政府工作人员同车前往。我们首先来到一个叫巴朗斯基的地方,这里有一个军用机场跑道遗址,据老战士协会前主席库尔里科夫介绍:该机场跑道遗址就是1945年8月9日远东苏联红军进攻东北时抗联小分队跳伞起飞的地方。

12、位于乌苏里斯克(双城子)巴朗斯基原苏军机场跑道遗址
        2004年12月20日,我采访过的抗联战士姜德老人曾介绍了他当时在南野营学习训练,以及苏联红军进攻东北时抗联小分队跳伞侦察的过程:在苏联的南野营,我被派到双城子苏联远东军情报局侦察学校学习了一年多的报务。当时学校共有30多名学生,全是撤退到苏联的抗联战士,校长是一位苏联少校,教员全是中国人。学员们在学校学习无线电、中文、文化课和密码知识。1944年10月,学员们毕业了,大部分学员被分派到远东情报局工作。那时已有抗联小分队携带电台潜入到哈尔滨近郊机场进行侦察,并用电台向苏军的情报部门报告敌情,我当时就负责与一组机场的侦察小分队进行联络。1945年5月9日德军投降后,苏军准备秘密向日本关东军开战。到了8月初,与中国接壤的苏联边境已经驻满苏联红军。

13、抗联老战士姜德回忆小分队在双城子机场起飞跳伞在海林与日作战经过
        1945年8月9日凌晨,我接到命令,准备跳伞到敌后,向前线进攻的苏联红军提供敌情。在海参崴附近一个叫双城子的地方有个苏军机场,机场上停着3架飞机,每4人一组共6个小组要跳伞到敌后。我们小组另外3名成员是李明顺(朝鲜族)、赵魁梧和孙曾友。我们每人背一大包装备,他们3人都背着一支冲锋枪、5盘子弹和3套衣服(一套日军军装、一套苏军军装、一套便服),我带着无线电器材,没背冲锋枪,配发了一支手枪。为了在敌后活动方便,我们在飞机上就全部换上了日军服装。
        飞机隆隆飞向夜空,过了10多分钟就到达牡丹江的海林县上空,我们4人先后跳下了飞机,我是第1次乘飞机,也是第一次跳伞。
跳下飞机不久,降落伞包一下子打开了,借着夜色在我的下方发现两个小白点儿,在缓缓地飘动,我猜想一定是自己小组的跳伞队员,但却怎么也找不到第三个人。这时地面上的日军好像明白了什么,高射炮对着天空四处开火,使原本黑黑的夜空立即被火光照亮。
        我很幸运地一直飘到地面,没被炮火击中。我重重地摔在了一片稻田里,用刀割断缠在身上的降落伞,检查了一下电台,然后藏好降落伞去找另外几名队员。很快就找到了李明顺和赵魁梧,可怎么也找不到孙曾友。这时我们发现村子里的人都跑着去看什么。我们过去一看,竟是战友孙曾友,因他的伞包没有打开,人摔的已经没有完整的地方,连冲锋枪都摔碎了。村民们看着我们穿着日本军装都吓得不敢说话,李明顺告诉村民:“大家不要怕,我们是抗联部队,现在是回来配合苏联红军打鬼子的。”村民们也看出了我们都不是日本兵,便立即帮我们把战友掩埋了。
        村民们听说抗联又打回来了,个个欢欣鼓舞、奔走相告,杀猪宰羊地款待我们。我们进的这个村子叫拉古村,位于海林和牡丹江中间,进村后我们就换上苏军军装。李明顺向村民们宣传苏联对日宣战了,东北抗联和苏联红军已经推进到牡丹江外围,对不投降的日本鬼子就全部消灭,并号召村民们向我们提供日军情报。8月13日上午,我们得到一伙从绥芬河方向撤下来的鬼子朝拉古村走来的情报,我们换上便装隐蔽起来,准备战斗。这伙鬼子进村后就找吃的东西,用枪逼着老百姓给做饭。饭做好后,鬼子涌进我们事先安排好的一个东西套间的民房,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这时,我和李明顺各堵住一扇门,赵魁梧拿着冲锋枪守住窗户。我和李明顺一脚踹开房门,大喝一声“不许动”话音未落两支冲锋枪一齐开火,鬼子还没明白咋回事儿就被打翻在地。不到一分钟,鬼哭狼嚎的声音消失了,我们清理战场时发现,共有32名日军被消灭。
        库尔里科夫主席介绍,这里苏军一直作为军用机场和航校使用,大家闻言非常欣喜,终于找到与南野营和和抗联战士战斗有关的遗迹。海英用手机GPS定位其地理坐标为东经131°59′57″,北纬43°45′22″,摄制组和全体成员见证了这一过程。伊万诺夫所著的《战斗在敌后》第176页中,房子的插图偏离了一段距离,应该这里才是机场跑道遗址。我分别用胶片和数码DV拍摄记录,并对机场跑道遗址对面的火车道进行了拍摄。

14、与伊万诺夫著《战斗在敌后》比对机场位置

15 、GPS定位机场跑道图经纬度参数
        大家很想找到南野营遗址,因为多种原因,乌苏里斯克老战士联谊会也找不到具体的方位,这成为考察团此行的一大遗憾。
        回来的路上,乌苏里斯克市政府的工作人员领我们来到一处陈列火车头的地方,古老的内燃机车头就停放在无人看守的一个小广场边,附近有一个公交车站。据说在苏联十月革命时期,白俄和日特在这个车头炉膛曾活活烧死了五名苏共战士。中国留学生小刁为大家翻译了镶在车头上的碑文:1920年5月,在这个火车头的炉膛里,远东白卫军和日本的武装干涉者烧死了苏维埃政权革命战士。他们是谢尔盖拉左、费谢沃洛德、西比尔采夫、阿列克谢、卢茨基。

16、 十月革命时期白俄和日特在这个火车头炉膛里烧死5名苏共战士
        2013年5月8日上午,我们来到乌苏里斯克市博物馆,工作人员把我们领到三楼一个比较大的展厅,这里是军人之家也是战斗的荣誉纪念馆。名誉馆长拉斯科夫斯基•瓦林金伊奥希佛维奇早已等在这里接待我们。当年他曾随苏联红军第五军参加了解放吉林的战斗。他给我们讲解了苏联红军进攻东宁的战斗过程和牺牲人员的情况。

17、乌苏里斯克市博物馆外貌

18、博物馆名誉馆长瓦林金•希奥佛维奇讲述随苏第五军解放吉林对日作战经过

19、名誉馆长瓦林金•希奥佛维奇亲笔签名

20、名誉馆长瓦林金•希奥佛维奇亲笔签名
        名誉馆长并把1946年4月24日以姜信泰、唐天际为代表的800多名吉东保安军为欢送苏联红军回国,写给斯大林元帅的签名信原件展示给我们,很多团员都是第一次看见这个签名信,国内抗战纪念馆也不多见。除此之外,馆内还陈列着一对红木沙发和一张红木桌子,据说被苏联红军没收的溥仪的皇宫家具。



21-23 仅存在乌苏里斯克市博物馆姜信泰唐天际等800多名吉林保安军给斯大林元帅的签名信原件

24、苏军没收的溥仪皇宫红木家具沙发图
       在另一个陈列室里是发生在中蒙边界诺门罕战役武器图片展,以及战斗发生的起因和作战过程参战双方伤亡情况。
        诺门罕战役发生在1939年5月4日至9月16日期间,参战双方为日本关东军联合伪满洲国军队,苏联红军联合蒙古人民共和国军队,战场在诺门罕布尔德地区和今蒙古共和国境内哈拉哈河中下游两岸。诺门罕战役是日军在远东地区的一次军事冒险,是日军大本营实施“北进”侵苏夺取西伯利亚资源战略计划的一部分。

25、苏军在诺门罕战场收缴日军武器弹药
待续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