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三)海参崴阅兵
        结束对乌苏里斯克博物馆的参观,我们还是乘坐同一辆大巴车前往海参崴,大家因为因年龄较长和旅途劳累纷纷进入了梦乡。为方便一路上记录一些俄罗斯风情的镜头我做到最前排,当车窗外出现薄雾笼罩的大海,我意识到应该到了海参崴。进入海参崴市内很多地标性名片和伟人的雕塑映入眼帘,并不宽敞的街道旁一色欧洲风格建筑,很快来到了我们下榻的宾馆,这是一所位于海边的涉外宾馆。领队安排住宿耗费了很长时间,因为房间暂时不足,四个人只能在大堂等待有房间退房之后才能入住。无聊的等待,宾馆门口一只老黑猫吸引了我眼球,一会伸着懒腰,一会又怒目圆睁,是欢迎!还是欢迎?       

























蹲在宾馆门前一只黑色的老猫
         这时回想起来海参崴之前做的功课,明天5月9日是俄罗斯卫国战争胜利68周年纪念日,我们这个团还被海参崴老战士协会邀请参加俄罗斯的海参崴阅兵式,亲眼目睹俄罗斯政府和人民是如何纪念他们的前辈用鲜血和生命换来和平的今天这一珍贵的历史进程。
        下午,是自由活动时间,我和钟导、海英、蒋团长、洪兴、庆海在海参崴海边广场和军港广场先来了一个自由行。我们看见了各种肤色的水兵云集于此,他们都是为参加明天阅兵式而来,街上还有不少派送俄罗斯国旗标志和卫国战争胜利68周年纪念品的志愿者。
散发卫国战争宣传品的志愿者
         历史资料记载:符拉迪沃斯托克在1860年前属中国领土,中国传统名称为“海参崴”,当地人称“崴子”(意为港湾),因盛产海参而得名。历史上海参崴曾自唐、辽、金起,这里已渐见人民活动。元时称为永明城,清时该地被划为吉林将军的领地内。自17世纪中期,沙俄皇朝伺机东侵,寻求在远东地区开拓港口。清康熙年间清政府和沙俄签订的《尼布楚条约》中明确订明海参崴所在地区属清朝,清朝中后期国势日衰,第二次鸦片战争中,1858年清政府和沙俄签订不平等的《瑷珲条约》,规定包括海参崴的乌苏里江以东地区为中俄共管。1860年在第二次鸦片战争中俄国又逼迫清政府签订了不平等的《中俄北京条约》,第一条:中俄东段边界以黑龙江、乌苏里江为界、黑龙江以北、乌苏里江以东划归俄国。海参崴在乌苏里江以东,共管因此被取消。清政府割让了乌苏里江以东包括库页岛在内的约40万平方公里的领土,其中包括海参崴。
         1903年起莫斯科至符拉迪沃斯托克直达铁路线建成后,城市发展迅速,成为俄罗斯在远东的重要城市和港口。苏联解体前,它是苏联俄罗斯联邦滨海边疆区首府。苏联解体后,仍是俄罗斯联邦滨海边疆首府,远东第二大城市。
         1904年至1905年间日俄战争中,其曾被日本海军派遣的分遣舰队突袭。由于俄军巡洋舰队坚守,使日本海军转移攻击目标。
         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后,由于苏联国内战争的混乱情况,反共产党的势力在此和俄国远东地区渗入。当中包括一些外来势力如英国、美国和日本,日英联军在1918年4月借口当地有日资设施被袭,进驻金角湾和此城, 
         1920年远东滨海地区建立“远东共和国”,持续至1922年由苏联收复。
         1930年代开始,此城成为苏联流放政治犯的主要地点,而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后,先后囚禁在这里的包括苏联和日本的战俘。
         1954年苏共第一书记赫鲁晓夫到临此城,并表示其可以跟美国的旧金山相比,亦奠定了其作为苏联远东地区最重点的发展城市之地位。
        海参崴地位是根据1949年毛与斯大林签署的同盟条约确定下来的。当时,苏联也非常需要这一不冻港。
       1991年,在收回无望的情况下,同时也为了缓和外部形势,中华人民共和国对苏签订《中华人民共和国和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关于中苏国界东段的协定》,正式承认符拉迪沃斯托克为苏联领土。
        逛完广场街景,我们随着急匆匆行走有序的按照指示灯过马路的行人行走在大街上,海英在海参崴一家著名的咖啡厅请我们喝咖啡,大家坐在一起,一边享受着咖啡的醇香欣赏着俄罗斯绘画艺术,一边议论着各自的见闻,憧憬着明天纪念卫国战争胜利68周年纪念日阅兵式的场面。
咖啡馆内的壁画                                                                                                                                                                          















海参崴海岸广场一角


行走在大街上的行人        
        2013年5月9日,这是令俄罗斯各民族骄傲的日子,在难忘的1941-1945年卫国战争中,他们以伤亡两千七百万人的代价捍卫了自己的尊严。在海参崴市各处,无论是大人还是小孩,行走在大街小巷或停留在广场,都会看见人人都拿着国旗或高举着先辈的遗像,追思着战争年代的艰辛岁月以及为和平献出生命的人们。






































带国旗标示的民众与二战老兵
        俄罗斯海参崴老战士协会专门为我们发了参加卫国战争胜利68周年活动的邀请证。当我们来到现场时,检阅台后的贵宾席上,已经坐满了胸前挂满勋章的老人和他们的子女。大家留影纪念后纷纷自己找到了合适的位置,而我则是挎着相机早就钻进了俄罗斯媒体的队伍,拍摄了整个阅兵活动的全过程。在非常简捷的开幕仪式后大阅兵开始了,这个过程中让我难忘的是俄罗斯军人仰望天空的高傲气质,还有为追悼死难先辈低头跪地的感人瞬间。伴随着各种先进武器的出场,全场气氛进入高潮,除俄罗斯军人外,还有美国蓝翎号指挥舰停泊在海参崴军港上的船员,意大利等国的海军方队缓缓的走过检阅台。正在拍摄中一只大黑狗闯进了我的镜头,能看的出这条狗和人出的非常友好。



0


广场参加活动的人及阅兵式的各兵种
        阅兵结束后的活动更吸引眼睛,很多党派团体在无名烈士碑前进行各自的活动,有人把斯大林的画像高高的举过头顶,把列宁、斯大林和元帅像在无名火旁一字排开。各种精彩的瞬间让我忘记了一切身体不适,等到拍摄结束回到集合点时我几乎都要走不动了。




海参崴军港及为无名火伟人像献鲜花的民众
         这时一个严重的问题出现了,21人的队伍只回来20人,有一位68岁的摄影师老杨丢了。他不会俄语,在人流如织的纪念活动现场他能到哪去呢?很多人开始了推理判断是社会治安的问题,还是本人出了问题…,领队分别派出几路人马到广场、酒店、火车站四处寻找,在广场上广播找人,最后都惊动了领事馆和警察局,这位老兄依然音讯皆无。在离晚上火车开车还有两个多小时,在火车站发现了老杨的身影,赶紧撵过去把他叫住,看到大家满头大汗的焦急神情,老兄却有点不以为然的样子。不管怎样人找到了,这个让人虚惊一场的小插曲算是告一段落。
        值得一提的当天是,周伟大姐的老公茅先生73岁的生日,柴龙专门找了一个中国餐馆,备下了丰盛的菜肴,还有两大瓶红酒和精致的生日蛋糕。在异国他乡这个普天同庆日子里,大家一起为茅大哥祝寿好不热闹。
        
        海参崴晚上的温度还是很低的,我们检票进站把行李排上队就找了个房头背风的地方等候。北京时间9时许,考察团一行乘海参崴至哈巴的火车出发了。这趟列车的外表就像中国的绿皮车,但车厢里还算宽敞干净,每个车厢有四个铺位,微胖的俄罗斯列车员既漂亮又热情。《东北抗联》剧组开始了对抗联后代们进行着紧张的采访,我们则在房间聆听郭永强介绍着他爸爸郭喜发,从88旅被派往参加苏联卫国战争和他现在做的慈善事业的故事……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