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四)哈巴见证

经过一个晚上的旅行,510日一早我们到达俄远东最大的城市哈巴罗夫斯克,下榻在市政府广场附近的一家涉外宾馆。前一天这里也举行了卫国战争胜利阅兵式,列宁像前的花束和观礼台还散发着节日的气息。入住完毕,我们来到宾馆一楼的餐厅吃午餐,不知是为了节约还是什么原因,餐厅只有一个俄罗斯女人又当厨师又要跑堂,结果二十多人的一次简单的午餐耗去了几个小时。

哈巴市政府中心广场一侧列宁塑像       
       
远东最大的城市哈巴罗夫斯克市府办公大楼
       下午,哈巴罗夫斯克研究东北抗联88旅的民间学者康斯坦丁诺夫作为翻译陪同我们参观军事博物馆,并介绍了哈巴现在的一些情况。查看历史
伯力亦作“勃利”、“剖阿里”、“颇里”、“婆离”、“博力哩”、“波力”、“伯利哈巴罗夫斯克”等,为女真语的不同汉语音译,意为“豌豆”,又称“伯力城”。位于乌苏里江与黑龙江汇合处东岸。一向为中国领土,军事重镇。唐朝在此设置勃利州,辽为五国部之一的剖阿里部驻地,金为胡里改路辖地,元为水达达路管辖,明为奴儿干都司喜申卫治所。清初,始由宁古塔昂邦章京(总管)管辖,后划归三姓副都统管辖。1858年(清咸丰八年),沙俄侵略军侵占伯力,建立军事哨所,并以17世纪沙俄侵略黑龙江的头目哈巴罗夫的名字命名“哈巴罗夫卡”。1860年(清咸丰十年),沙俄强迫清政府签订不平等的《中俄北京条约》,伯力城及其乌苏里江以东至海的广大地区被沙俄割占。1893年改名为“哈巴罗夫斯克”。今已成为俄罗斯远东重要交通枢纽、河港城市。现有人口80余万,西伯利亚大铁路横穿市区。哈巴罗夫斯克以大工业中心地著称,并设有一批高等院校。

中国总领事馆孙传江领事,领事馆负责文化宣传的陆海荣女士前来看望大家。出境多日,在异国他乡见到家人倍感亲切。孙领事和陆女士对抗联88旅的历史非常感兴趣。陆女士单独找周伟、张卓亚了解其父辈在88旅的情况。因俄方纪念卫国战争法定休假一周,哈巴罗夫斯克的很多机构和商业设施都处于停业状态。孙领事帮大家换了一些外币,又介绍了一家中国风味的孔子餐馆,并派车把大家送到餐馆用餐。餐后,大家边聊边欣赏哈巴夜景民风徒步回到宾馆。

2013511日,摄制组随周伟、张卓亚夫妇和一些抗联后代一起出发,寻找位于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苏联远东方面军司令部幼儿园遗址。遗址是一栋气势恢宏的三层红砖楼,二战期间这是前苏联远东军司令部旧址,现在仍是俄远东军方司令部,不时有全副武装的军人巡逻。这里是当年周保中将军和一些抗联高级将领召开第一、二次伯力会议的地方。我们一行人在此逗留多时引起了军方的注意,巡逻的卫兵告知我们不许再这里拍照和摄像。本想和他们交流一下找到周伟曾经住过的幼儿园旧址,可对方不告知,处于对父辈们的尊重和纪念,抗联后代们对着这个父辈们曾经生活和战斗过的地方深深的鞠了一躬,并送给俄罗斯军人一些有关周保中李兆麟将军的传记著作。我们本想用这种方法打动对方,但最终努力还是没有成功。卫兵警告说如果继续拍摄就把我们交给警方。我和摄制组的小宋和李兆,先后爬到司令部对面的家属楼道顶层拍下了全貌。由于拍摄时高度紧张,我下楼的时候已经感觉到右膝疼痛难忍,超负荷的工作致使滑膜炎复发。

俄罗斯(前苏联)远东军区司令部大楼
        接下来就靠翻译在周围进行走访寻找周伟大姐儿时的幼儿园。据周伟根据妈妈王一知介绍回忆:
当年她在离司令部不远的一个幼儿园呆了三年,那是一栋三层小楼。经过和几个俄罗斯老人的询问了解,凭借着模糊的记忆对照判断,周伟大姐基本确认认司令部对面家属区后的一个门牌是76号三层楼就是她儿时生活过3年的幼儿园,而李兆麟将军的儿子也是在这里失踪的。这栋楼现在是司令部的军官家属宿舍,室内踢脚线都有穿地毯的铁环,在这里我为周伟夫妇,张卓亚夫妇拍下了时隔70年的纪念照。

前苏军远东军区司令部幼儿园旧址
        下午,康斯坦丁诺夫作为翻译,陪同我们来到位于阿穆尔河(我们称之为黑龙江)右岸的哈巴军事博物馆(也称为军人俱乐部),这里存放着二战以来苏军使用的一些武器设备和每次战役的指挥官头像,有诺门罕战役资料,有苏联红军进攻东北的部队序列。最让人记忆深刻的是摆在玻璃橱窗里的《瑷珲条约》原文:黑龙江以北,外兴安岭以南, 6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划归沙俄,江东六十四屯居住的居民保留大清国永久“居住和管辖权”。
恩格斯所说:“俄国不费一枪一弹,从中国夺取了一块大小等于法德两国面积的领土和一条同多瑙河一样长的河流”。《瑷珲条约》使中国的领土、主权蒙受重大损害,而俄国从中获得巨大的领土利益和黑龙江、乌苏里江的航行权,以及通往太平洋的出海口。

陈列在远东博物馆“瑷珲条约”原件影印件
        博物馆的院子里陈列着二战期间使用过的各式各样的汽车坦克和飞机供游客参观。从博物馆出来往上走是一片黄色的二层楼建筑群,康斯坦丁诺夫介绍:
这里是关押日本关东军高级将领,部分伪满特级军官的俘虏营。也是伯力审判所在地,溥仪、毓、毓、毓、李国雄、溥杰、润麒、万嘉熙、黄子正九人也关押在这里。日本战败后的远东军事法庭就设在东京,溥仪从伯力到东京连续出庭8天,指认日本策划建立伪满,本人失去自由的事实,创造了远东审判作证时间最长的记录。伯力审判即哈巴罗夫斯克审判是苏联对日本战犯的严正审判,它以追究日本进行细菌战的鲜明特色载入战犯审判史册,判处原关东军司令官山田乙三等12名战犯以2至25年刑罚,弥补了东京审判的明显缺陷,受到国际舆论的广泛支持和赞扬。

哈巴博物馆存放的原苏军解放中国东北使用的坦克
       
远东军事法庭伯力审判地原址
        2013
512日上午,领队安排把所有多余的行李集中在一个房间,我们带上日常用品坐车前往距哈巴75公里的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维亚茨科耶村,东北抗联第88步兵旅军营遗址所在地。
        20128康斯坦丁诺夫曾在哈巴媒体“历史之页”的中文版撰文,题为《纪念第88步兵旅在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维亚茨科耶村成立70周年》。抗联为什么要到苏联境内?看一下一个俄罗斯作者的阐述:1936年以后因中央红军长征,东北抗日联军失去了与党中央的联系,尽管抗日联军指挥人员企图先从满洲然后从苏联恢复与上级党组织的联系,可是一切努力是无济于事……
        到1940年秋天满洲内的绝大多数游击队指挥员或者壮烈牺牲,或者投降。在南满联军剩下的部队几次西征都没有成功,在这种情况下,东北抗联领导人决定向苏联求助,转入苏联远东地区休整。(应当指出的是前联军也做过要联系苏联的尝试。为此,北满抗联领导人经过商议,决定派赵尚志进入苏联建立关系。)19371126日,赵尚志致信苏联远东军司令部布柳赫尔元帅及联共(布)军党委员会。信中介绍了自1935年以来,抗联军内部形成的情况,并坦诚地写道,由于军事上政治上及各方面的薄弱,有些意见分歧,一切军、食供应缺乏,日寇强大力量的进攻,联军不易于活动。他希望远东军司令部予以正确的指导和协助,特别是军事计划的指导。
        赵尚志对这封为了争取外援致苏联远东军负责人布柳赫尔的信,寄托着很大的希望。赵尚志相信东北抗日斗争能够得到苏联方面应有的援助。据前不久从苏联回来的指挥员汇报,苏联要和日军开战,苏联边防军负责人邀请东北抗联主要领导到苏联研究配合行动问题。
        19381月初,赵尚志率4人于萝北名山镇附近(对岸是苏联阿穆尔捷特)跨入苏联境内。当赵尚志等踏上苏联国土后,苏方矢口否认有邀请抗联负责人入苏商讨重要问题一事,次日把他们送到哈巴罗夫斯克,关押在远东军区内务部拘留所一个禁闭室里,被关了一年半之久。一个月以后戴鸿斌率领的约500余名骑兵,与日军作战后过境苏联争取苏联援助补充弹药,安置伤员,同时也好接赵尚志回国。出乎意料的全体队员被苏联边防军缴械,500多名抗联战士被苏联遣送到中国新疆,在那里被拆散。
        关于苏方为何长期扣留关押赵尚志,这一问题至今还是个迷。有的说,这是苏联从本国利益出发,不愿意因支持抗联活动,给日本向苏联挑衅造成任何口实,以免除外交上的麻烦。也有的说,此时正赶上苏联开展肃反,赵尚志致信的远东军区司令布柳赫尔是被肃对象,因此赵受牵连。
        在张鼓峰、诺门罕战役爆发的背景下,1939415日伏罗希洛夫、贝利亚以苏联国防人民委员会和苏联内务人民委员会的名义向第二号特殊红旗军军委指示:要求“要把在被拘留的游击队员们当中经过审查的人员再派回满洲进行侦察和协助游击运动”并要求“利用赵尚志和戴鸿宾,以实现上述目的”。19395月间被关进哈巴罗夫斯克拘留所的赵尚志释放出来,送到一个招待所里居住。19396月下旬苏方根据赵尚志及早返回东北抗日战场,继续开展游击战争,打击日本侵略者的要求,苏方配备了精良的武器率领100余名战士组成的队伍有伯力乘火车、徒步数日向黑龙江前进。
        1939年初冬,代表硕果仅存的2000多名抗联战士的周保中、李兆麟、冯仲云、陈翰章、许亨植在牡丹江举行了重要会议,就当前的形势和今后的方向进行紧急磋商。分析抗联面临的严酷形势,与会同志一致同意周保中关于“保存力量,越界过江,到苏联远东地区野营整训”的意见。
        1940年初军事情况恶化,抗联活动的区域有70多个县缩小到不足10各县。伪满日军讨伐队员把联军和地方人民的关系切断,是指战员忍饥受冻。223日第一路军总司令杨靖宇牺牲,第一方面军指挥曹亚范被叛徒杀害,第三方面军指挥陈翰章牺牲。
        1940124日抗联部分领导在哈巴罗夫斯克举行中俄双方初步会谈,史称“第一次伯力会议”(注:赵俊清著赵尚志传415页记载,伯力会议的参加者为吉东省代表周保中,北满省委代表冯仲云及赵尚志)。3月19日会议进入第二阶段,苏联远东边防军司令部迎来了周保中、李兆麟、冯仲云。他们与远东边疆区党委和远东军讨论越界过江并在苏联一侧建立野营,对联军指战员进行整训问题。会议进行的非常顺利,苏方原则同意东北游击队力量转移。在斯大林最亲信的,有无限权力的人指示后,苏方怎么不能同意?此外,苏联远东军也需要通过东北抗联来获取日军情报,同意合作。

        19409月,苏联远东军内务部长瓦西里(伊万诺夫)给抗联领导人写信,通知将于12月在苏境内召集党和游击队的干部会议,“解决党组织和目前游击队运动的一切问题”。在这个有11位中朝游击队干部参加的第二次伯力会议上,决定实现东北抗日联军统一指挥,任命周保中为总司令,李兆麟为副总司令。
        1941年初,为了便于对这些过境部队的统一领导和管理,苏方建立了两个驻屯所,这便是被抗联战士称之为“野营”的地方。野营有南北之分。北野营位于距伯力东北处的维亚茨科耶村,这里依山环水,森林茂密,具有天然的滑雪场和游泳区,是军事和体育训练的最佳场所。因位于黑龙江边,能与外界联系,又非常隐蔽这里被选为北野营的最佳地点。黑龙江的俄文是 “阿穆尔”,字头为A,所以这里被称为A营。先期在黑龙江和乌苏里江过境的300余人驻扎于此。南野营位于海参崴(符拉迪沃斯托克)与双城子(伏罗希洛夫)之间一个小地方。因伏罗希洛夫俄文字头为B,称之为B营。在中国、朝鲜、苏联等三国接壤处过境的500多名抗联将士住B营。
        在B营寻找时,除了证实飞机跳伞用的跑道,再也没有发现其它遗迹遗址。
        这次探寻88旅遗址,领队李海英确实费了一番心思。一家旅游公司为我们雇请了在哈巴留学的大连姑娘刁俞令担任导游,聘请了俄民间历史研究学者康斯坦丁诺夫全程陪同,除了剧组以外大家费用都是AA制。康斯坦丁诺夫开着自家车和小刁带领大家先后找了两家生活用品商店,我们每人买了一双雨靴准备进入草木茂盛湿地遍布的88旅野营地。一路上,车辆大多是行驶在两侧都是茂密树木柏油路上,亭亭玉立的白桦,高大挺拔的落叶松像一排排列队欢迎我们的战士。行驶到一个三岔路口时,司机在一个俄文标示牌停下车,前面就到维亚茨科耶村了,大家分别在标示牌下拍照留念。

抗联后代在村前合影
        车继续前行了几百米,到了一处被参天的的樟子松掩映着的俄式建筑下。一个非常丰满的中年妇女站在门前迎接我们,李海英介绍:
她就是维亚茨科耶村村长扎拉塔·叶莲娜尼古拉耶夫娜。为了繁荣小村的经济,这里成立了维亚茨科耶村疗养院,专门接待城里人来这里度假旅游。她把我们分别迎进了不同建筑风格的房间里,稍作休息之后,叶莲娜村长带领我们到山上为长眠在异国他乡的抗联战士扫墓献花。一边走叶莲娜村长一边介绍,这片开阔地是抗联88旅的菜地,他们在这里种的一些蔬菜,供大家食用。再往前就是跳伞场地,抗联男女战士在这里进行跳伞训练。

村长叶莲娜指着这片空地说“是抗联战士在88旅的跳伞训练场和菜地”
        进入树林深处,在山路边有几座打扫的干干净净的无名墓,这是为了迎接我们的到来村长专门洒扫过的。在一个有墓碑的墓前,抗联后代们在那里默哀、鞠躬、献花,每个人的表情都十分肃穆。王效明的儿子王民,柴世荣的曾孙子柴龙更是泣不成声。抗联后代们为先烈们带来一些祭品,按照国内的习俗把北京二锅头和中华烟分别洒在墓前,在这里我为他们拍摄了拉起横幅的张留念照片。最后我用胶片数码相机拍摄了墓地和碑文,导游小刁做了翻译:
位于维亚茨科耶村,这里安葬的是1941-19458月苏联远东红旗军及其联合部队的军人们。

苏联远东红旗军88旅墓地
        康斯坦丁诺夫站在一个山坡上,手指向不同的方位说:
抗联将士在这里自己动手伐木盖房,开荒种地,建立临时休息基地,进行政治、文化学习和军事训练。周保中担任了这两个野营的中共党组织的领导人。他一面指导这两个野营的整顿训练工作,510日周保中等人写信给苏远东方面军代表王新林,提出为顾全大局,过境的抗联部队尊重苏方的暂不派抗联主力回东北的意见,但不能完全停派,应派遣小部队回东北继续游击战争,抗联主力在野营中训练。苏方同意了这一要求。开始并不断地派遣游击小分队回国,继续指导南满和吉东地区的抗日游击运动。
        晚上,我和李多力住在一个房间,他已是78岁的老人,由于几天的劳累加之俄罗斯的床太窄,他半夜翻身掉到了地板上。 还没等我起身搀扶他已经自己重新回到了床上。
        2013513日一早,我和孙庆海按图索骥,先后在88旅幼儿园、卫生所、干部食堂遗址探查拍摄。在离食堂大约有100多米的地方我们发现了一个公共厕所遗址,厕所共有八个蹲位,木制的框架已经腐朽倒塌,这说明使用厕所的人数很多。拍摄完毕后,我们又在阿穆尔河边一栋木质房子里看到200541日抗联老战士李敏制作的抗联88旅遗址纪念牌。

抗联后代为先辈们深深的鞠上一躬

88旅军官食堂遗址

圆形帐篷兵营遗址

帮助寻找兵营长型帐篷的当地居民

公厕旧址
        回驻地用过早餐后,我和李海英、《东北抗联》摄制组摄像李兆继续到树林深处寻找88旅营房遗址。我们先后在山路右侧找到圆形帐篷营房遗址三个,其中一个还保留着固定帐篷用的锈迹斑斑的钢筋。我们正在树林中穿越时,一位70多岁的俄罗斯老人还有他的两只爱犬出现在面前,他用手势示意我们不要在这里拍照,因为这里是他的私人领地,他在这里已经住了十几年。通过海英领队用娴熟的俄语和他交流后,老人知道我们是为了寻找抗联88旅遗址而来,马上变的非常热情,并为我们当起了向导。老人的名字是马曼诺夫·佛拉基米尔·尼卡拉耶维奇。在他的带领下,我们先后又发现了7个长方形的营房遗址,在一个圆形遗址内还发现了一个取暖用的铁炉子,埋在地下部分已经锈蚀的很厉害。老人说:
这里离家属住宅很远,这是一件很古老的东西,应该是88旅用过的物品。经我们用手机GPS定位,这里的坐标是东经130°3919″,北纬48°4154″。在密林最边缘还有三个纵向的营房遗址,我都一一拍摄完毕。老人又把我们带到88旅一个营房遗址,他说这里是金正日出生的地方,金日成曾在这里住过。康斯坦丁诺夫顺便说:19665月布列日涅夫和金日成在苏联远东地区进行秘密高峰会议时,在没有翻译的情况下金日成同苏联领导人进行面对面的谈判。在正式谈判前他同布列日涅夫乘坐飞机去了哈巴罗夫斯克,参观了维亚茨科耶村。据说在阿穆尔河以及他度过年轻岁月的地方金日成激动不已。出生在维亚茨科耶村,如今成为朝鲜领导人的金正日,从来没有去过维亚茨科耶,甚至在路过哈巴罗夫斯克的时候没有表现出想要去参观维亚茨耶村的愿望。
        现在,这里的百姓正在拆这军官食堂的木材,新鲜的锯痕让人看了心寒,我们抗联在俄仅存的一个遗址慢慢的就会消失殆尽,我们再也不会看到木刻楞的营房遗址了。经和海英对照彭施鲁、陈雷画的草图,这里应该是军官食堂的位置,凡是到过野营的人都会在这里拍照留念,包括19457月张光迪、姜信泰、陶雨峰、刘铁石等一些军官都是在这以食堂为背景拍摄的照片。GPS定位这里的坐标是东经135°4049″,北纬48°3241″。    

抗联老战士李敏为战友们立的纪念牌

在密营深处发现的取暖炉
        康斯坦丁诺夫说:
19455月德国战败后,苏军开始部署对日作战。抗联的伙食标准也由后方部队改为第二线作战部队。教导旅的官兵发现,他们的伙食标准提高了。黑面包变成了白面包,午餐肉食的量也增加了。原来需要吃饭交钱的军官们现在也不用交钱了,伙食费都免了。就连一直限量的香烟、黄油和糖的供应量也比以前多起来了。这些变化使抗联战士确信,对日作战已迫在眉睫,都兴奋不已。
        周保中几乎参加了远东军司令部召开的所有会议,制定配合苏军反攻东北的作战计划:一是组织一支空降部队,携带电台,伞降到东北各地执行侦察任务;二是按照双方确定的名额,将翻译和向导配齐,提前到苏军指挥机关报到,待苏军进攻时随时同苏军执行任务;三是抗联部队24小时戒备,随时准备与苏军一到解放东北,消灭日寇。
        194588日,苏联对日宣战,88旅派遣340多名先遣支队配合苏军全面进攻东北,日本关东军苦心经营10余年的“东方马其诺防线”,不到二十天变成了一片废墟。日本永久霸占东北的梦想成为泡影。814日,日本无条件投降,周保中等人计划抢在国民党之前控制长春、沈阳、哈尔滨等57个重要城市,重建东北各地的党组织。
        19451020日,中共中央代表、东北局书记彭真在沈阳接见了周保中,周保中用了两天两夜的时间,向彭真等10余位中共领导做了详尽的多年工作汇报。
        1945113日中共中央决定:将由抗联队伍发展起来的东北人民自卫军和挺进东北的八路军,新四军部队一起组成东北人民自治军。林彪任总司令,彭真任第一政委,罗荣桓任第二政委,周保中被任命为东北人民自治军副司令之一。
        这样东北抗日联军和抗日联军88旅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
        我们这支“缅怀之旅”队伍的到来,也惊动了哈巴罗夫斯克电视台。他们派来一个摄像师一个美女主播分别对周伟、张卓亚进行了采访。两人都是在父母进入苏联红旗军东北抗联88旅训练时出生的,她们虽然只在这里的幼儿园生活过短暂几年,却对这里有着一种特殊的感情。我随哈巴电视台、《东北抗联》剧组对抗联后代为叶莲娜村长授牌进行了记录,我们还没离开,哈巴电视台的采访就已经播出了。
        2013514日早,我和海英领队又来到88旅军官食堂遗址,除了补拍些照片,最主要的目的是想找点88旅遗址有纪念意义的小件物品带回去。我们在坍塌的木头墙壁上找到了一只很小的固定照明电线用的瓷瓶,一个固定木刻楞用的铁制穿钉,还有一个衔接用木楔,在房址周围捡到一个电线杆上固定电线的大一点的瓷瓶带回了驻地。草草用过早餐后,大家开始收拾行李,我们把这些东西用纸包裹起来,放到最合适的位置,带回去睹物思人。
        就要离开维亚茨科耶村抗联先辈们训练战斗过的地方了,大家恋恋不舍的在度假村门前合影留念。经过几天的相处,我和抗联后代们逐渐从一开始的陌生逐渐变得熟络起来,从心感陌生变成敞开心扉的朋友,感谢这次缅怀先烈的异国寻访之旅组织者吉林卫视《东北抗联》纪录片剧组,让关注这段民族历史十余年的我又有了更加详实的资料和极为重大的收获。对历史我没有评论的资格,尽己所能客观真实地还原历史真相是我唯一坚持在做的。十几天的相处,大家对我这个不是抗联后代的团友有了些初步的理解。为此,还让我在留言本上写下这段切身感受:
        有幸参加吉林卫视《东北抗联》纪录片剧组和北京抗联后代赴俄罗斯远东东北抗联第88旅整训地探访,感受颇深。
        倍受尊敬的东北抗联战士们,在艰苦的岁月里战斗在白山黑水之间与日寇周旋,并跨越国门来到苏联远东进行整训,为打败日本侵略者,解放全中国,结束二战不怕牺牲,做出了卓绝的贡献。
        我体会弘扬抗联精神不是哪个人的事,哪一家的事,应该是全国人民的事。我们应该把宣传抗联精神作为己任,让更多的中国人了解抗联,让更多的媒体来宣传抗联,让政府更加肯定抗联精神,用来激励我们的年青一代勿忘国耻!

在苏联红旗军88旅旧址合影
        一路欢声笑语中,我们返回了哈巴罗夫斯克市。514日下午,随大家来到俄罗斯最大的超市采购纪念品。超市里边商品琳琅满目,大家多数购买了俄罗斯的巧克力,我也买了一些带回去和亲友分享。51510时,考察团在哈巴机场乘俄航4656航班经过一个多小时飞抵哈尔滨,历时十天的“缅怀之旅”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完)

评论区
最新评论